EN [退出]
痛苦造句>中国新闻

_男子搭人上成都被交通拦下 质疑被“钓鱼”(图)

2017-11-24 11:59
执法队员录了乘客给钱的画面

执法队员录了乘客给钱的画面

“难道我也被‘钓鱼’了?”从9日下午起,眉山一家孔明灯厂的老板陈正刚就满脑袋问号。

陈正刚称,他当天驾驶私家车从眉山前往成都办事,在眉山城区好心搭载了一位急需赶到成都双流看望病人的男子。不料,他开车刚到医院,就被交通执法人员挡获,认为涉嫌非法营运。“难道我被‘钓鱼’了?”昨日,陈正刚踏上了寻车和寻找真相的寻访路。

A当事人讲好心搭人上成都被交通执法拦下

称亲人病危男子恳求搭车

陈正刚住在眉山城区颍州南路,因与朋友合伙经营孔明灯生意,近年来,他经常驾驶车牌为川Z06273的桑塔纳2000型红色轿车往返成都和眉山之间。陈正刚称,9日早上与合伙人一起到成都谈生意。他开车到眉山城区小石堰,一边找货车拉货一边等合伙人。上午11时许,合伙人临时来电说不去了。

11时20分左右,陈正刚发动车准备去搬运社(小地名)买东西,然后独自前往成都。就在这时,一位身着咖啡色夹克的中年男子(下称“夹克男”)匆匆过来,坐上了他的车:“师傅,送我去搬运社嘛。”陈正刚说:“我这不是出租车,不跟出租车抢生意,你自己去打的。”夹克男说:“一样的,师傅你走嘛。”陈后来对记者说,当时夹克男坚持不下车,而他想到顺路就没再坚持,随后开车去了搬运社。

到了搬运社的一个十字路口时,遇到了另一名男子。这名男子对夹克男说:“赶快到成都机场路的警官医院,去见某某,生病了。”陈正刚后来告诉记者:“当时我说不去,但他说师傅麻烦你跑一趟,我们亲戚快不行了,要见最后一面。我当时心软了,也要到成都,就同意了。”

开车上了高速公路后,陈正刚向夹克男提出:“我要去荷花池办事,只能拉你到高速路成都出口,然后你自己再想办法去警官医院。”“行,行,没问题,真的是太感谢你了!”夹克男满口答应。

据陈正刚回忆,车在高速路行驶过程中,坐副驾位置的夹克男四次与一位李姓的朋友联系,而每次通完电话,夹克男就会催促陈正刚把车开快点,还说“朋友老李在警官医院门口等到的”。

时间:9日中午12时许地点:警官医院招牌下

“老李”上车指挥再往前开一段

陈正刚说,当车行驶到成雅高速白

家收费站附近时,他准备从白家下高速,想节约一些过路费。但夹克男坚持让他从成都站出高速。

中午12时05分,陈正刚从成雅高速出口出来,要求夹克男下车。夹克男却不愿下车,并又一次哀求陈正刚将他送到医院。几分钟后,陈正刚在夹克男的指引下,驾车来到位于机场高速桥下的省警官总医院外面。

陈正刚说,这时,一位陌生男子出现了,拉开右后门上了车。“这是老李……”夹克男解释。“老李”告诉陈:“病人不在这个医院,在台双医院。”于是,陈正刚在“老李”的指引下,前往成都市台双医院。

时间:9日12时30分许

地点:成都市台双医院门外

车刚停好司机遇上“交通执法”

开了不到10分钟,陈正刚与两名男子来到台双医院门口。

“后座男子先下车,走到我驾驶室旁,往驾驶台上扔了100元钱,还向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男子说,你们去吃饭。”陈正刚说,就在这时,几名身着交通执法制服的人员围了上来。“他们勒住我的脖子,把我按在车上,拔了车钥匙,然后又把我带到了另一辆印有交通执法的皮卡车上。”

陈正刚说,整个过程中,他还看见身着蓝色制服的男子各自站在轿车左右两侧,手持摄像机对整个过程录像。

“他们两人把我夹坐在皮卡车后排,然后左拐右拐到了一个小区里面,喊我下车,皮卡车就开走了。”陈正刚说,他看见皮卡车门上印有“双流县交通局”字样。但由于车离开时开得太快,没有看清车牌号。

后来,陈正刚赶到石羊场客运中心。14时35分,他坐上从成都开往眉山的客车,于15时许回到了眉山。

“这到底是执法还是被抢劫了!”陈正刚一脸茫然,“如果是违法了,该给我开罚单啊,如果是遇上抢劫,我的手机和钱包他们咋没动呢?”

时间:9日11时20分左右地点:眉山城区小石堰

B前往求证涉嫌非法营运车被交通执法大队扣了

回家之后,陈正刚拨打本报热线电话求助。昨天上午,本报记者与陈正刚一起前往双流县交通局。陈正刚投诉“遭遇钓鱼执法”后,相关负责人立即安排了执法大队的副大队长潘伟等人展开调查。

潘伟安排了一名中队长记录陈正刚讲的情况,同时召回了航空港辖区中队的全部队员调查。执法大队书记兼副大队长彭强调查了执法队员,查看了取证录像后,向记者证实:陈的车的确是被执法大队扣了。

“昨天中午12点过扣的车,是喊他配合调查。但他没有到我们的违章处理室,也没到我们的询问室接受询问和调查。实际上,我们并没有对其涉嫌非法营运的行为下结论。要下‘处罚决定书’才是定性了。在定性之前,肯定要有对其进行相关询问的询问笔录、手印。”彭强说,执法人员从陈正刚的车上搜出了一叠盖了章的出租车发票,但陈的车并不属于出租车公司。加之录像上乘客给了他100元钱,他收了。因此他们认为陈正刚有非法营运的嫌疑。但没有凭这两点认定陈正刚是非法营运。“需要乘客和当事人证言都符合才行。”彭强说。

录像显示陈有“接钱”动作

彭强出示了现场录像和对乘客的询问笔录。画面从一名斜背挎包的男子站在陈正刚轿车右边的路上,向着轿车方向说话开始。当时陈正刚坐在驾驶室,而“挎包男”握着一张百元钞票,从车头绕到陈正刚旁边,将钞票递给了陈,陈正刚伸手接了这张钞票。但听不见两人当时的对话。

接下来的画面,是几名执法人员快步冲到桑塔纳轿车旁,拉开车门对陈进行控制。录像中能听到执法队员大声说:“驾驶员,我们是双流县交通局的……”“你涉嫌非法营运,我们依法对你的车辆进行暂扣,请你配合调查!”

画面显示,执法人员从桑塔纳车上找到了半本出租车发票。

乘客作证:跟陈正刚谈好了车价

在录像中,负责摄像的执法人员对乘车的一名男子进行了简短询问。

执法人员:“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?”乘客:“我们是从眉山过来的。”

执法人员:“他是免费送你们来的吗?”乘客:“不是,我们给了钱的。”执法人员:“给了好多钱?”

乘客:“……”(噪音太大,记者没听清)

记者从乘客的询问笔录上看到,乘客说是在9日上午11点半乘坐陈的桑塔纳,从眉山城区徐州东路到双流台双医院。他和陈谈好往返车费220元,到目的地先付100元,其余返回后付。不过,记者没看到姓名等信息,工作人员将笔录折叠,因为“要保护乘客的身份信息”。

C处理结果

承认非法营运领回被扣车

  昨天下午,彭强给记者打来电话称,经过调查,执法大队从陈正刚车上的送货单、收据等方面调查,查实陈确实是生意人,而这一次是因为贪小便宜挣点钱。随后,执法大队发来陈正刚亲笔写的“保证书”传真件,上有陈正刚承认了从眉山载客到双流的事实,“经执法人员宣传教育”后,认识到了其行为属于违法行为,并“保证以后不再从事非法营运”等内容。

随后,记者致电陈正刚。他已从执法大队领回了被扣的车,正在回眉山的路上。

D再次调查

台双医院:最近三天没有危重病人

陈正刚提到,“夹克男”一直说要去台双医院看病危的亲戚,他到底去没去,能否在医院找到他?

昨天下午,记者赶到台双医院。值班医生马强说:“昨天也是我值班,没有病危的病人。”据介绍,台双医院以门诊为主,住院病人相对较少。而在住院病人中,多是输液住院、外伤住院或者妇科病人,在8日、9日、10日三天,医院没有危重病人。“如果有危重病人,我们就打120送到更大的医院去了。”

是不是“钓鱼”?

对话双流交通局执法大队书记彭强

记者:上海的钓鱼事件,让我们对这件事都很敏感。

彭强:省上、市上都三令五申,要求我们不允许使用非正常手段执法。我们都是按照程序执法,依法执法,依法行政。我们现在没有采取有奖举报,只有采取巡查和守候结合的笨办法。以后要制定更科学、更好的手段来打击。

记者:通过哪些证据锁定非法营运?

彭强:首先是现场的音像资料,如果是非法营运,肯定有交易。还有乘客的身份资料,我们要依法询问乘客,是不是和司机有了议价并达成了口头协议,并且司机正在履行这个协议。当然我们还需要对他本人进行询问,调查。多方调查之后,才能确定。

记者:当时是如何确定陈正刚有嫌疑的?

彭强:双流有很多非法营运的集中地,在这些点位,我们定期和不定期地安排了巡查队员对轿车、面包车进行观察,采取守候的方式,发现可疑就跟踪。之所以发现,是因为执法队员发现一个人站在车旁跟他摆龙门阵,还给钱。后来又跟踪了很长一段距离,发现他在两个医院之间辗转,而且他确实收了一百元钱才挡获了他。挡他实际上是希望他配合调查。

记者:陈正刚是个老板,他是长期非法营运,还是一时贪念呢?

彭强:要等询问调查结束之后才能判断,暂时还不能定性。

“小便宜贪不得”

对话当事司机

记:出租车发票是咋回事?

陈:是我去年春节向出租车司机要的。我们厂要票据冲账。

记:以后再遇到搭车你搭不搭?

陈:搭啥子哦,简直莫胆子了。

记:你当时有没有打算收钱?

陈:我想的是大家都图个方便,有人出过路费,油费,我的成本就降低了很多。我承认贪了小便宜,吃了个大亏。我希望提醒其他司机,这个小便宜贪不得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z942d.ddqdgj.cn/v-news-d-20171116-0z7nc4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4 11:59

干锅包菜视频短片  urban outfitters 上海  张紫妍图片  小咖秀搞笑模仿视频  龙门古镇  黄山  大头儿小头爸爸第二部  米思米  广东工业大学是211吗  成考报名时间2017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男子搭人上成都被交通拦下 质疑被“钓鱼”(图)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小学生什么时候放暑假_刘紫玲最好听的歌曲